移民资讯被英国抛弃的一帮难民改变了美国

他们不但贫穷还传播疾病,他们抢走本国人的工作,占用国家的福利开支,他们信仰异教,他们向他国领导人效忠,他们还带来强奸与高犯罪率。他们不是如今的中东难民,他们是爱尔兰人。19世纪规模最大的难民危机就是爱尔兰人创造的,而他们的接受者美国护照移民,可没有今天欧洲人那么慈善。

1

土豆饥荒:史无前例的大移民

19世纪的爱尔兰大饥荒,让近200万难民逃离他们母国——这座快要“沉没”的孤岛,越过大西洋,来到新大陆讨一口饭吃。从1845年开始,爱尔兰的命运就随着逐渐枯萎的土豆叶子一起凋零。土壤之下,烂掉的土豆流出令人作呕的红棕色黏液,彻底毁掉了爱尔兰人珍爱的主食。

大饥荒时期被遗弃的房屋

造成饥荒的是一种称作晚疫病菌的马铃薯疾病,虽然它席卷了整个欧洲,但欧洲大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爱尔兰这样依赖土豆,就这还要得益于几个世纪以来英国人的严酷统治。富裕的英国新教地主们将贫瘠的小块土地租给爱尔兰人,因为土豆淀粉含量很高又易于种植,它便成为唯一能在这些贫瘠土地上有效种植的作物。爱尔兰每年消耗700万吨土豆,他们早中晚三餐吃土豆,平均每个成年男人一天吃令人震惊的14磅(约6.35公斤),女人平均也要11.2磅(约5公斤)。

大饥荒持续了7年,风景如画的爱尔兰岛染尽了死亡的颜色。赤脚的母亲紧抱着死去婴儿乞讨食物;野狗啃食死人尸体充饥。饥饿的人群以一丛丛野草为食,绝望的农民用圣水浇洒庄稼,空洞的目光徒劳地在满是残株的田野上,试图找到一株健康的土豆苗。伤寒、痢疾、肺结核、霍乱撕裂着国家,连续不断的马车驶向乱坟岗。

波士顿的大饥荒中的爱尔兰难民像

2

英国:袖手旁观的帮凶

马铃薯瘟疫的蔓延并不是大饥荒的唯一原因。伦敦残酷的政治统治、掌控爱尔兰经济命脉却又袖手旁观的英国地主们,是这场灾难的最大帮凶。几个世纪以来,英国法律就剥夺了爱尔兰天主教徒们礼拜、选举、讲爱尔兰语、拥有土地、马匹和枪支的权利。

如今,饥荒肆虐,爱尔兰却得不到英国的食物;反而在暴力威慑下,还要向英国持续出口小麦、燕麦和大麦。

大饥荒时期科克郡的一场葬礼

英国的法律制定者大多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信徒,他们极不情愿让政府提供帮助,唯恐因为解决人道主义危机而干扰了自由市场的自然进程。英国内政大臣查尔斯·E·特里威廉在1849年3月的《伦敦新闻画报》上冷嘲热讽:“大英帝国不能继续将她好不容易赚来的金钱投入凯尔特人(即爱尔兰人)贫困的无底洞。”而他就是英国微薄的救济项目的负责人,他甚至将这场饥荒看作解决爱尔兰人口过剩的绝妙手段,他曾言“这是上帝的决断,要用灾难给爱尔兰人好好上一课,这场灾难不能太轻松。”

到1852年马铃薯瘟疫结束,爱尔兰的人口几乎减少了一半。大约有一百万爱尔兰人死亡,而另外二百万逃离了他们的家园,这使得他们创造了19世纪最大的单一民族人口迁移。大部分的逃亡者,大约四分之一的爱尔兰人去美国刷盘子。他们大多不怎么了解美国,但他们知道一件事:美国总比地狱般的爱尔兰好得多。

3

棺材船:大迁移的开始

一个有5000艘船的舰队载着这些可怜的漂流者离开爱尔兰这不毛之地。大部分难民登上了由货船简易改装过的船只,它们中的一些过去曾被用来运送黑奴。在至少1个月3000英里的旅途里,这些饥饿、病苦,用他们最后一点钱买船票的乘客们,并没有得到比过去黑奴更好的待遇。

爱尔兰人离开他们的祖国

聚在如牲口窝一般拥挤狭小的船舱里,爱尔兰乘客们缺食少水。他们在恶臭的空气里抽噎,身上淋着粪便和呕吐物。每个成人被分配在18英寸(约45厘米)的床位空间里,而孩子仅仅有一半。疾病与死亡如藤蔓般牢牢抓住腐臭的船舱。1847年在去北美的85000名乘客中,约有四分之一死在了“棺材船”上,没有看到美洲大陆;他们的身体被裹上粗布,系上石头抛向大海,永远沉睡在了大西洋底。

英国,抛弃,一帮,难民,变了,美国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