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资讯投资移民非CRS国家避税得不偿失 美国并非万无一失

  CRS当前移民机构拆解富豪海外避税利与弊

  在一些尚未加入CRS的中美洲或非洲小国进行投资移民,无非是钻了CRS制度设计漏洞的空子。

  “9月以来前来咨询如何隐藏海外财富信息的高净值客户明显增加了不少。”一家投资移民中介机构负责人赵诚(化名)感慨,尤其在9月11日香港相关部门公告本月将完成CRS涉税金融账户信息与内地的首次交换后,咨询的客户数量又比前些天高出约30%。

  CRS,通俗理解为税务信息交换系统,运行如图示。

  随着上述业务需求旺盛,他所在的投资移民中介机构已经给用户提供了三种选择。一是将在一些尚未加入CRS的中美洲或非洲小国进行投资移民,二是将资金转移到美国;三是调整海外离岸架构以绕开CRS的信息审查范围。

  “相比而言,当前第一种做法颇受欢迎,因为费用低廉且见效较快,比如高净值用户只需在危地马拉投资5万-6万美元,就能在较短时间内入籍,从而利用这个国家尚未加入CRS的优势隐藏海外财富信息。”赵诚直言。

  但他通常不会向用户主动推荐这种做法,因为这些尚未加入CRS的中美洲或非洲小国经济状况不佳且政局相对动荡,将资产配置在这些国家反而存在不小的投资风险。

  投资移民非CRS国家避税“得不偿失”

  在赵诚看来,在一些尚未加入CRS的中美洲或非洲小国进行投资移民,无非是钻了CRS制度设计漏洞的空子。

  在CRS涉税金融账户信息交换的实际审核过程里,金融机构主要会根据护照判定个人的税收居留地。以危地马拉为例,只要国内高净值用户的护照来自危地马拉,提供的居住地址也在危地马拉,即便他仍然在中国居住工作,银行也不大会对他的实际居住地进行核查,最终就会认定他入了危地马拉国籍,且人在危地马拉(由于危地马拉尚未加入CRS),不会将他的海外财富账户信息按照CRS要求与中国相关税务部门进行交换

  “目前这项投资移民业务相当红火,每天差不多逾5位高净值用户前来咨询相关的投资移民费用与操作流程,因为他们担心相关税务部门会通过CRS调查他们的海外资金来源。”赵诚告诉乔鸿顾问。

  在他看来,这无形间也带火了一些小国的投资移民业务。尤其是一些非洲或中美洲小国家只需5万-10万美元就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入籍”或拿到“永久居留权“,让他们看到隐藏海外财富信息的操作空间。

  “不过,我个人不大会主动推荐这类业务,因为我觉得这种做法很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告诉乔鸿顾问。究其原因,他发现这些非洲或中美洲小国经济政局均不够稳定,将资产配置到这些国家反而存在不小的投资风险,且部分国家一旦遇到经济动荡就采取极其严格的外汇管制措施,到时用户想将自己财富转移出境都变得异常困难,因此为了避税而将大部分海外资产配置在这些国家,自己面临的财富缩水风险反而更高。

  “不过,也有一些投资移民机构愿意提供配套服务,即人在危地马拉入籍,钱可以安排存放在香港银行,同样能规避CRS审查。”他透露,但他个人觉得这种做法所面临的政策风险日益突出。今年初,OECD(经合组织)发布一份报告指出几种滥用投资居留权计划以规避CRS审查的方式,其中包括“投资居留”(RBI,residence by investment)或“投资公民”(CBI,citizenship by investment),当前OECD正针对这些灰色操作行为采取措施,包括编制高风险计划清单、发布咨询文件,寻求对要求披露CRS规避安排和离岸结构的强制性披露规则模型的意见等,有效弥补制度漏洞。

  美国并非“万无一失”

  在赵诚看来,即便采取后两种做法,也绝不是“万无一失”。

  美国尚未加入CRS且不愿通过FATAC法案向其他国家交换海外公民详细的涉税金融账户信息,但无人能保证美国会将这项政策进行到底。一旦未来美国改弦更张,积极与其他国家配合交换上述账户信息,高净值客户依然难以持久隐藏海外财富信息。而通过海外离岸架构“复杂化”躲避CRS审查的做法一旦被查出,反而会遭致相关税务部门更严格的资金来源追查与税务征缴措施,最终得不偿失。

  “其实,随着全球CRS监管合作日益紧密,国内高净值人群应考虑的不是如何隐藏海外财富信息进行避税,而是借助延时缴税投资品种有效筹划个人税务,投资移民,从而实现海外财富最大化保全与传承。”赵诚指出。

财富,投资移民,赵诚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