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资讯“父母不是负担…我不需要帮助,只想要留下来”

【天维网综合报道】成千上万在海外出生的父母、祖父母们在等待能不能、什么时候才能申请居留签证的消息。

近9000个家庭在等待政府重启父母团聚移民。

还有数千人在焦急地等待,看政府会否调整标准,之前的标准下,只有薪资为中位数两倍的人才能担保。

有些自疫情以来就在新西兰的人,担心要被迫离开或者驱逐出境;还有其他人迫不及待想跟家人团聚。

2019年就在排队的人中,85%的人因为薪资门槛已经不符合标准。

“在俄罗斯,我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67岁的Elena Zueva来说,经济支持不是什么问题,但眼前的未来成问题。

2020年年初,她来新西兰看女儿,当时疫情爆发,她的访客签证也很快就要过期了。

“结果就是,我得在九月份离境。在俄罗斯,我已经无人可以、身无长物,因为我的生活在这里。很难,很难,因为我跟我的狗一起生活,狗是从SPCA收养的,它只有三条腿。很难不去想会发生什么,但我尽量不想。”

她在奥克兰的一些慈善活动做志愿者,其中包括BirdCare Aotearoa以及Grey Lynn的二手店。她说父母不是负担。她一直向当局申诉,希望能让她留下来。

“没人关心我这种情况的父母。我不要求什么,让我留下来就行。我在向政府回馈,我不需要他们的帮助。”

还有些仍然在海外的移民也在等待消息,他们希望能带着成年的子女和祖母来定居。

Pranav Birla14年前从印度来新西兰,已经是新西兰公民,在IT行业工作。

他承认,与家人分离是他移民的时候做出的决定,但他说他来的时候,有很清晰的渠道能让父母最终来定居。

“我的父母卖了房子才让我能来新西兰,现在他们需要我,他们老了——到头来,我们的心却不能在一起。我们觉得很无助,很伤心。”

他2016年的时候申请让父母过来,但之后居留项目就停办评估了。

工党和优先党执政期间做了评估,最终在2020年重开了,但因为边境关闭又听了。现在又在搞评估,护照移民,在此期间,一年1000的配额却没捞取任何一份意向(EOI)。

“没有沟通,我迫不及待想尽我所能,我去移民部长的帖子下留言、恭敬地询问意见或我们能做什么,”Birla提到,“但我们得到的就是快了,‘我们在评估要求,很快了’,投资移民,但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如果我像这样对待我的客户,那我早就没有生意了——你不能一直给人虚幻的希望。我有些朋友已经搬去其它国家,工作也很好;这个问题紧紧牵动着移民的心。”

对父母(团聚签证)评估

MBIE的移民政策经理Andrew Craig表示,父母团聚移民共提交了5620份意向(EOI),其中包括8850人。

“目前正在对父母团聚移民做评估,研究申请障碍和恢复EOI抽取的选项。评估结果之后,将会公布父母类别重开日起的更多细节。”

2022年6月,Michael Wood从Kris Faafoi手中接过移民部长一职。当时官员递交的简报中可以看出父母类别有哪些考量。

“该类别重开的时间线将取决于内阁决议、愿意执行的民意咨询的程度、执行所需的系统变更的程度、以及移民局审理资源的权衡。”

部长简报暗示要增加民意咨询,这一部分是为了响应对MBIE移民决策和移民局机制不透明的抨击之声。

“疫情期间,诸如2021居民签证、移民重制计划等重大决策都只做了定向咨询、甚至没有做民意咨询。咨询的方式将会是对生产力委员会不那么公正的主张的回应。委员会称移民政策成了一个黑匣子。”

9月21日,移民部长Michael Wood宣布,太平洋岛国的签证登记重新开放。

萨摩亚配额的登记从10月3日重新开放,太平洋申请类别从10月5日起重新开放。

Wood提到,这些渠道将会在未来两年让5900人能成为新西兰居民,帮助缓解全球劳动力短缺的影响,助力经济发展。

新西兰留学,新西兰移民,新西兰持牌留学移民顾问,新西兰留学移民政策及新闻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