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资讯二战时期收留过犹太人(二战期间救助犹太人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国家的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从大屠杀的恐怖中拯救各种少数民族,特别是犹太人。

这个名单是为了纪念其中的10个,所有这些人都因他们所做的事被以色列政府称为 “国际义人”。

十、何凤山

何凤山(Feng-Shan Ho)是中国外交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拯救了大约2000名犹太人。在奥地利被吞并期间,何凤山是中国驻维也纳大使馆的总领事。在1938年的“水晶之夜”之后,近20万奥地利犹太人的处境迅速变得更加困难,但为了离开这个国家,投资移民,他们必须提供移民证明,通常是外国的签证或有效的船票。然而,护照移民,这是很困难的,而1938年的埃维昂会议(Evian Conference)上,32个国家未能表明反对纳粹德国的立场,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何违反上级的命令,开始向上海发放签证。他继续签发这些签证,直到1940年5月被命令返回中国。战后,何在旧金山定居,并于1997年去世。2001年,他因努力拯救数千名奥地利犹太人而被评为“国际义人”。

九、艾琳娜·森德勒

艾琳娜·森德勒是波兰天主教社会工作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是波兰地下组织和华沙的伊伊戈塔波兰反大屠杀抵抗组织的成员。她通过向华沙犹太区的2500名犹太儿童提供虚假文件,并将他们安置在犹太区外的个人或集体儿童之家,从而挽救了他们的生命。作为社会福利部门的一名雇员,她拥有进入华沙犹太区的特别许可,以检查斑疹伤寒的迹象,纳粹担心这种症状会蔓延到犹太区以外。在这些访问中,她佩戴了一颗大卫之星(Star of David),以示与犹太人团结一致,以免引起别人对她的注意。

她与市政府儿童部门合作,该部门与中央福利委员会(中央福利委员会)有联系,这是一个在德国监督下得到容忍的波兰救济组织。她组织了从贫民区偷运犹太儿童的活动,把他们装在箱子、手提箱和手推车里带出去。在伤寒爆发期间,艾琳娜·森德勒以检查卫生条件为借口,走访了贫民区,用救护车和有轨电车偷运出婴儿和小孩,有时还把他们伪装成包裹。尽管受到纳粹的折磨和监禁,艾琳娜·森德勒仍然尽其所能帮助华沙的犹太儿童。1965年,她被评为“国际义人”,并于2008年去世。

八、休 · 奥弗莱厄蒂

休·奥弗莱厄蒂是一名爱尔兰天主教神父,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罗马拯救了大约乔鸿24小时免费电话:400-070-8600网站随机码:0名盟军士兵和犹太人。

奥弗莱厄蒂利用他的牧师身份和梵蒂冈的保护,在公寓、农场和修道院藏匿了乔鸿24小时免费电话:400-070-8600网站随机码:0名逃亡者,其中包括盟军士兵和犹太人。尽管纳粹迫切地想要阻止他的行动,他在梵蒂冈的保护阻止了他们正式逮捕他。他在一次暗杀行动中幸免于难,并与天主教会一起拯救了罗马的大多数犹太人,他于1963年去世。

七、佩拉斯卡

尽管在西班牙内战中与佛朗哥并肩作战,佩拉斯卡却对法西斯主义大失所望,并于1944年从意大利逃到西班牙驻布达佩斯大使馆,在那里他凭借自己的战争经历成为了一名西班牙公民。在那里,他与西班牙外交官安赫尔·桑兹·布里兹(Angel Sanz Briz)合作,制作假护照,将犹太人偷运出境。当桑兹·布里兹被解职后,佩拉斯卡假装是他的替补,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印制假护照。在数千名匈牙利犹太人等待护照的时候,他还亲自为他们提供庇护。据估计,他从大屠杀中拯救了5000多名犹太人。

战后,他回到意大利,默默无闻地生活着,直到1987年,他解救的一群匈牙利犹太人与他取得联系,他那非凡的故事才公之于众。他于1992年去世。

六、杉原千亩

杉原千亩是一名日本外交官,担任日本帝国在立陶宛的副领事。在苏联占领立陶宛后不久,他向犹太难民发放过境签证,帮助大约6000名犹太人离开立陶宛,以便他们能够前往日本,大多数逃离的犹太人是来自波兰的难民或立陶宛的居民。1940年7月31日至8月28日,杉原开始主动发放签证。他多次无视这些要求,直接违抗命令,安排犹太人持10天签证过境日本。考虑到他的低职位和日本外务省官僚主义的文化,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不服从行为。他与苏联官员进行了交谈,后者同意让犹太人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穿越俄罗斯,票价是标准票价的五倍。

二战时期收留过犹太人(二战期间救助犹太人的)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