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资讯澳洲移民政策应区别对待不同的留学需求

  澳洲的国际教育产业年收益高达160亿澳元,是澳洲第三大出口产业,仅次于煤炭和铁矿石。其学生主要来自亚洲。这一产业实际上是个移民产业,而非教育产业。海外学生之所以源源不断地被吸引来澳洲留学,是因为交点钱给教育中介,乘飞机来澳洲,远比交钱给蛇头,然后坐上漏水的偷渡船来澳洲要安全。

  2001年,当时的移民部长路多克(Philip Ruddock)出台了留学生无须回国,可在澳洲申请永居的政策。只要所学专业符合“移民需求清单”上的条目,就可以轻松由留学转长居。此后,澳洲的外来移民人数逐年暴增,并间接引发了住房短缺问题。近来,联邦虽已收紧了这一政策,但它仍作为获取澳洲永居的一条捷径而存在。目前,共有80万年轻的亚洲人拿着附带工作许可的学生签证或永居签证生活在澳洲。许多留学生都来自中国和印度,他们开出租车、洗盘子、清洁宾馆,一边还学习烹饪课程,以获取永久居留资格。

  但当年路多克推行无须经过检查的、自动签发的学生签证,并放宽申请永居要求时,却没有拿出相配套的、更好的法规来规范国际教育产业。近年来,许多毫无信誉的私人院校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为满足亚洲学子对澳洲永居的庞大需求,它们提供烹饪和理发课程来帮学生获得永居。

  这些课程被遍布亚洲的教育中介四处兜售,但作为卖点的是澳洲的永居,而不是教育。通常,这些私人院校付给中介的佣金为学费15%的提成,但近来,一些华资和印资院校支付的提成高达40%。在这种情况下,护照移民,院校显然没有足够的钱用于支付教师薪水和教室租金。此外,护照移民,该行业长期疏于管制,使得不称职的业主甚至更糟的人也能加入。黑心中介的巨额提成、学院运营中的欺诈和管理不善的直接结果是,很多学校就变成了纯粹的骗局:需要招募越来越多的新学生来为现有的学生教育买单。

  贝亚德(BAIRD)国际教育产业检讨报告指出,2009年约五分之一的澳大利亚私立学院专注于帮留学生谋求签证,而不是获得教育,并建议政府推行强力的监管措施,防止海外留学生遭到剥削。

  贝亚德报告提出,政府应该严厉对待高风险的教育提供者,对他们实施更严格的注册程序,有独立评审员介入。中度至高度风险的教育提供者,有责任缴付更高的注册费。澳洲各省和领地也被呼吁应升级它们对国际教育领域的监管力度。

澳洲,民政,策应,区别对待,不同,留学,需求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