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资讯解方:毛澤東親自為他改名

他,既是共和國的開國少將,又曾被國民黨授予少將軍銜,是名副其實的“雙料將軍”﹔他,身經百戰,參加過四保臨江、四戰四平、圍困長春、錦州攻堅戰、解放長沙、解放廣西、解放海南島等一系列重大戰役﹔他,被張學良稱為“難得奇才”,彭德懷稱其為“稱職參謀長”、“小諸葛”,連他的對手、侵華日軍甲級戰犯、曾任第七方面軍司令、第一軍總司令的土肥原賢二也不得不哀嘆:他雖然畢業於日本軍校,可打起日本老師來卻照樣是那麼狠。

他,就是解方。

狠揍日軍“老師”

解方原名解如川,曾用名解沛然,1908年出生於吉林東平(今東豐縣)。

1928年初,解方在張學良“大醫醫國”的感召下,放棄想當一名濟世救民醫生的願望,毅然投筆從戎,考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二十期步兵科。入校前在日軍第三師團第六聯隊當兵,聯隊長就是后來的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5月3日,日軍侵入中國政府山東交涉署,殺害全部職員,割去官員蔡公時耳鼻,並肆意焚掠,制造了“濟南慘案”,也引起了國人的憤慨、民眾的反抗。解方所在的聯隊奉命增援濟南日軍。不願意替日本人為虎作倀的解方公開蔑視日本軍規,以離隊的方式表示抗議。因為得到張學良保舉,校方才沒有追究“逃兵”責任,准其繼續完成學業。1930年解方以綜合考試第一名的成績畢業,獲得裕仁天皇授予的日本軍刀。接著,以中國少尉軍官的身份,在日軍第二師團見習半年后回國。

1931年11月8日,駐天津日軍襲擊市公安局、市政府及省政府,策動漢奸組織游民千余人發動武裝暴亂。天津市當局宣布戒嚴,拘捕61人。9日,駐天津日本領事借口1名日軍排長被中國士兵打死,下令日軍在閘口炮擊市政府。張學良通電南京,向蔣介石報告了日軍策劃天津暴亂的經過。26日,日軍又一次襲擊省、市政府電話局等單位,提出中國軍隊撤出天津,絕對取締抗日活動等無理要求。此一連串事件總稱為“天津事件”。而事件的策劃者正是以天津駐屯軍高級參謀身份潛入天津的沈陽日本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

時任天津市公安局特務總隊隊長的解方臨危受命,雖然年僅23歲,卻運籌帷幄,挺身保衛省市政府。並在關鍵時刻,一馬當先、沖鋒陷陣,平息了“天津事變”,被南京政府授予青天白日獎章,與賈陶、孫銘久、黃冠南並獲得“四大金剛”美譽。

而土肥原賢二卻對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解方,懊惱地表示出兩個沒想到:“沒想到學生打老師打得這麼狠”,“沒想到天津保安隊能作這樣的抵抗”。

“難得奇才”

1934年初,張學良就任“鄂豫皖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解方雖只是在東北軍五十一軍參謀處二科任中校科長,但張學良因為其是一個難得的奇才,特意要求五十一軍軍長務必讓解方參與中樞指揮,甚至明確表示軍中要事必須通過解方與他聯絡。

1935年底,解方在西安見到了在天津認識的共產黨員苗浡然。苗浡然向他分析了九一八事變以來的國際、國內形勢,护照移民,指出當前民族矛盾已經成為主要矛盾,要抗戰就必須反對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亡國政策,必須與共產黨聯合抗日,才能讓東北軍將士收復被日寇佔領的東北,解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東北父老鄉親,讓流亡的同胞回歸故土。並要求解方利用和張學良的特殊關系,促成銘記國恥,顧全大局,投入到抗日的洪流。

一直被蔣介石積極圍剿紅軍,消極抗日,百姓和軍隊怨聲載道所困惑的解方茅塞頓開,並堅決表示古人尚雲“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他作為一個熱血男兒,自然也理當為國效力,哪怕是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於是,解方故意把張學良請到總部門前的廣場上,讓他看看黑壓壓的背井離鄉、衣衫襤褸、面黃肌瘦、飢寒交迫、無依無靠、拖兒帶女的東北軍家屬,聽聽他們的呼聲與控訴,使一心想打回東北去,收復失地的張學良,受到深深震撼。此后,解方不失時機地多次向張學良陳述東北軍官兵打回老家去的要求,激發張學良的抗日斗志,堅定了張學良“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信念,對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以“兵諫”方式逼蔣抗日起到了積極作用。

1936年4月,解方加入中國共產黨。張學良也開始秘密去延安與周恩來接觸,甚至為紅軍送去糧食、衣物和銀元,為紅軍解決些許實際困難。6月,在中共的推動和配合下,張學良以培養“剿共”干部為名,創辦“軍官訓練團”,灌輸抗日主張,播種抗日種子,並請紅軍干部授課。

,解方:毛澤東親自為他改名--黨史頻道
乔鸿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乔鸿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乔鸿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